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黄龙溪乘龙公墓 > 眉山殡葬

眉山殡仪馆黄会兰让冰冷的往生者重新焕发生机

2019-03-12 19:45:25
80后的黄会兰是眉山市殡仪馆的一名“遗体美容师”,在这个岗位,已经干了快13年,为数千名逝者做过整容或化妆,可以说是一名“资深”的遗体美容师。

黄会兰上班是轮班制,每个班组要连续上三天班,当班期间都要求住馆,不能回家,夜间有遗体到馆也要开展服务,有时会整夜无休。不值班时也是24小时待命,遇到民警们打电话出现场,即便是半夜也要立即赶去。

除了在馆内服务,黄会兰她们还经常要外出抬遗体,那些车祸、溺水等非正常死亡的遗体,有时还需要肩抬背扛。有时遇到高度腐烂的遗体,因车祸肢体分离、脑浆迸裂的遗体,常人无法正眼看,她们却义无反顾的上。“这是我们的职责。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,要干就要干好,我们希望能让逝者安息,生者慰藉。”她们说。

在市殡仪馆,小编看到全国殡葬改革示范单位、全国民政系统行风建设示范单位、全国民政系统优秀服务品牌、 全国殡葬工作先进集体等四个全国先进的荣誉牌。目前,市殡仪馆正在开展国家标准化委员会“殡仪服务”标准化试点建设。服务台旁边的小黑板上是具体每个逝者服务内容的清单。清单一旁就是日常工作记录表,上面详细记载了每个环节需要注意的问题,服务场所内消毒次数,对家属回答相关问题的注意事项也注明得相当详细。

巡查冰箱,检查遗体状况,设备运行状况也是工作内容之一。每天不少于4次,下班时间不少于1次。检查完毕之后要填写巡查记录表。这也是目前眉山市殡仪馆大力推行的“标准化”之一。所有的工作都要做到标准化、规范化,并有记录可查。

接运平板车、化妆工具使用之后就需要进行消毒,各服务场所的地面也是需要定时消毒的,为丧属营造一个清洁、卫生的治丧场所。消毒完成之后也一样记录入表格中,并签字确认。

服务台外面放了一架子的鲜花,为了提倡绿色、低碳、文明的丧葬新风;如果家属随行带了纸钱、香烛之类的,她们就会主动提出免费用鲜花跟家属交换纸钱,用电子香烛替代传统香烛,用免费代打挽联的形式倡导丧属替换花圈;殡仪馆大门正对的几间中、大型告别厅,也布置了几乎可以乱真的仿真绢花免费供丧属使用。

马上就要清明节了。为此,眉山市殡仪馆特地在骨灰寄存处附近精心装扮了一堵“心愿墙”。今年,殡仪馆将彻底告别烧纸钱放鞭炮这些传统的习俗,积极为家属们传播绿色、低碳、文明祭祀的观念。从注重实地祭扫转为以精神传承为主,还清明以“清明”!

殡仪组从车上接下遗体,交到黄会兰的推车上,黄会兰需要将遗体送到服务台进行登记,等家属打开袋子确认逝者身份之后遗体就将进行火化或者冷藏。如果家属选择了化妆服务,黄会兰或同事就将按流程对逝者进行穿、脱、洗、化妆等步骤。女职工也要抬遗体,一两百斤的遗体对于女职工来说也是不小的考验。

遗体化妆工具很多,除了一些基础的化妆工具外,也会多一些他们这行的特殊工具,如缝针(缝合伤口和肢体),酒精(消毒)等。进遗体化妆间之前,黄会兰都会将其提前准备妥当。

化妆、净身之前须站在遗体侧面向遗体鞠躬行礼之后方可进行。只要需要搬运遗体或是对遗体开展任何服务事项之前都需要此步骤,这是殡仪馆的标准化服务规范内容之一。

给遗体化妆整容也是门精细技术活儿,根据逝者的年龄、生前的状态等等因素化不同类型的妆。老年人就必须安详自然点,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就得时尚点的,如果是小孩子就要化得天真点,这是黄会兰多年工作总结出的经验。早在前几年,黄会兰就已经取得了全国首批持证上岗的四级遗体整容师资格证。

你难道做这些的时候不害怕吗?黄会兰说,刚开始其实也有畏惧的心理。看到那些惨烈车祸的现场,胃里也会翻江倒海,但是渐渐的也习惯了。有很多面容安详的老人,你看着他就像相比较这些,黄会兰说其实最难的还是他们这个职业不被外人接纳。尤其是刚工作时,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载他们,觉得晦气。这些年已经好多了,不过他们一般还是会略微有些顾忌,一般不会跟人主动握手。

与殡葬有关的事情,在传统观念里一直如洪水猛兽。其实这行也是属于服务业的一种。社会对服务行业的歧视是普遍的,而殡仪行业在服务业中又处于最底层。这本是一个积德的工作,比起念经跳大神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,这份工作更来得神圣和有意义。观念转变,还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
庄严哀痛,惋惜生命的离去。这是黄会兰和同事们面对逝者和家属时表情。很多人认为这个行业的人都是最冷酷无情的,不过事实恰恰相反。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心中要充满爱。将心比心,把每一位逝者当做自己的亲人,内心也就不再畏惧。

工作闲暇之余,黄会兰跟同事们开起了玩笑。黄会兰表示,在殡仪馆这种环境中工作久了,内心的沉重之余,必须要让自己乐观开朗起来,这也是心理减压的最好方法。

遗体化妆师的工作远没有网络谣传的几十万的年薪。实际的工资也就跟本地机关单位普遍收入差不多。黄会兰说虽然工资不算高,但是她还是喜欢上这份工作。尤其是一些肢体分离,甚至面部严重损伤的遗体被我们处理好之后,家属看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听到家属的一句谢谢,就足够了。你可以感觉得出他们是发自肺腑的。

眉山市殡仪馆的职工平均年龄只有30岁左右,绝大多数职工都是像黄会兰这样80后、90后。他们在下班之后,和其它行业的普通青年一样,喜欢旅游、喜欢逛街、喜欢各种新潮的东西。和其它行业不一样的是,也许是因为见多了死亡,他们更能感受到生命的珍贵以及尊重逝者。

电影《入殓师》里有这样一句台词:“他们让冰冷的往生者重新焕发生机,这个过程要冷静、精确,最重要的是要充满感情。”殡仪工作让他们比同龄人多了更多的人生感悟,因为至少他们学会了尊重,他们克服自己的恐惧,用专业的技术和双手维护逝者的尊严,抚慰生者的悲伤。他们最需要的不是丰厚的待遇,而是世人更多的理解。